深陷

第1章(1 / 3)

程与京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新起点小说xqdxs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哥哥有那么吓人吗◎

八月盛夏,深城的天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炎热。

长树蝉鸣,炙日烤地,20岁的丛京只是把行李箱搬上车后座就热得不行,抬手捋起颊边的碎发,拉开车门上了车,空调冷气扑来,她浅浅在心里吁了口气。

“王叔,可以出发了,回淑阿姨家。”丛京温声说。

“哎,好。”

王叔是前边开车的人,是家里的司机,性格和蔼可亲,自丛京住进沈家大宅后就和王叔相熟了。

可能是这位四五十岁的亲切中年人与她过世的父亲长得像,丛京待他向来尊重礼貌,司机大叔自然也没像别人一样把她当外人看。

丛京来到沈家已经七年了,从当初不谙世事突遭横祸的小丫头到如今已经上大学长大成人的大姑娘,这其中少不了沈家人一路的帮扶和照顾。

沈家老爷子心善,当年痛失爱子就一心想做善事,在外救济资助了不少贫苦人家失去父母的孩子,其中就有丛京。

丛京也是穷人家出来的孩子,当年一场意外爸妈都去了,她一下成了无人接管孤苦伶仃的烫手山芋。

贫穷亲戚不愿管她,还是沈老爷子做主把她接到家里才拥有现在的新生活。

对于过往,丛京是感谢沈爷爷的。

只是寄人篱下到底不比亲生孩子,哪怕沈家待她好,她也清楚自己不过是外人,能做的也不过是趁老爷子还颐养天年的时候努力学习赚钱,未来给他老人家回报。

今天是沈家姑母沈淑的生日,她办了一场生日宴,丛京刚放暑假从学校回来,自然需要前去。

“今天知聿也在,刚从外地赶回。”

突然蹦出的名字让本来在翻找包的丛京动作不明显地滞了下。

“听说阿聿刚谈妥一场几亿的单子,他才接手他爸的产业多久,如今手段是比长辈还要雷厉风行,有他爸当年风范。”

丛京轻声说:“知聿哥他向来很厉害的。”

“是啊,阿聿他性子也好,为人处世从来斯斯文文沉稳理智,这么些年咱们是看着他怎么过来的,也是众望所归。”

“嗯。”

“阿京这个暑假要去跟着你阿聿哥哥吧?他虽然话是少点但心不坏,你在他跟前别怕。”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娇生惯养六阿哥(清穿)》《全息小饭馆[美食]》【泡书吧】《悬日》《香落九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穿成炮灰明星后我爆红了言情 / 全本
穿成炮灰明星后我爆红了
惗肆
原主有着一张逆天神颜,明明可以靠脸制霸娱乐圈,却因为轻信无脑经纪人的怂恿,参加了某场特殊‘酒局’,惨遭毁容、直接断送星途。炮灰十八线,出场仅三章,简直是把‘惨’字刻在了脑门上。影帝纪厘一朝穿书,当场手撕破烂人设,他审视着镜子里的容貌——好端端的,走什么旁门左道?有了这张脸,靠自己搞事业不香吗?香。—纪厘一心只想走事业线,走着走着就发现自己居然‘直觉逆天’——拿到‘电影剧本男三片段’,觉得能红;拿到
145万字一年以前
伪装学渣言情 / 全本
伪装学渣
木瓜黄
4.5状态不太好,今天不更,调整一下,不好意思。分班后,两位风靡校园的“问题少年”不止分进一个班还成为同桌。明明是学霸却要装学渣,浑身都是戏,在表演的道路...
58万字一年以前
带着基建系统到古代言情 / 连载
带着基建系统到古代
home毒步天下
时玖绑定了基建游戏系统穿越到末日版的古代。这个世界兽类变异,体型和杀伤力是原来的数倍;人类也有部分变异,一旦觉醒,可拥有掌控五行元素之力,可以与变异兽类抗衡。时玖带着系统穿越而来,就见一群被变异兽追杀的难民抱着她的大腿叫仙子。她以为自己会靠着系统、培养变异者、走上被万民敬仰的道路!谁知系统张口就是:【建造木屋需要铜币*50,木头*50,仓库资源不够,请您再接再厉!】时·穷逼·玖:……她认命的扛起斧
42万字一年以前
醉花阴言情 / 连载
醉花阴
不知去向
她本是侯府嫡女,却因错付痴心而被人愚弄。一朝重生,她改头换面,誓要将一切都夺回来!面对优柔寡断的父亲,面对白莲花庶妹,还有那处处想要了她性命的姨娘……最终,她算计着让他入赘侯府。只是当大仇得报——“如今我的仇恨已清,公子日后与我便可各奔前程。”男人冷眸微眯。“怎么,仇报完了就要把我扔到一边?夫人,这一次该轮到我赖着你了!”
161万字一年以前
结婚以后言情 / 连载
结婚以后
莫衣
这是一本讲述婚姻中情感纠结的小说。与其他婚姻家庭小说不同的是,这本小说为时尚的婚姻心理型小说。文笔细腻,引人入胜。作者每次的选择都能带给我们不同的感受,在上帝给他的两个男人之间她到底怎样选择?或者她什么时候才能明白只要选择一个就能得到幸福?
39万字一年以前
将进酒言情 / 全本
将进酒
唐酒卿
【有修改提示皆是在解锁中】浪荡败类纨绔攻vs睚眦必报美人受。恶狗对疯犬。中博六州被拱手让于外敌,沈泽川受押入京,沦为人人痛打的落水狗。萧驰野闻着味来,不叫别人动手,自己将沈泽川一脚踹成了病秧子,谁知这病秧子回头一口,咬得他鲜血淋漓。两个人从此结下了大梁子,见面必撕咬。“命运要我一生都守在这里,可这并非是我抉择的那一条路。黄沙淹没了我的手足,我不想再臣服于虚无的命。圣旨救不了我的兵,朝廷喂不饱我的马
163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