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

第61章 恋爱篇(1 / 4)

程与京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新起点小说xqdxs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夜深雨露重。

半夜时,有几人要走,他们也就慢慢散场了。

丛京走之前去了趟洗手间,本意是想进去洗个手。

遇到栾玉的时候,对方刚好站那儿抽烟。

那么艳丽自信的女人,无人时竟也有种落寞的感觉,靠在公共区的盥洗池旁,静思冥想,有一缕头发垂下遮了眼。

看见丛京,她稍微直起身,抬手理了理头发,笑了下。

丛京也回以礼貌的笑,过去洗手,两人中间就隔一人的距离,丛京看着水流哗哗地响,之后把水龙头关了。

本想出去,没想栾玉主动开口:“你是怎么想到和沈知聿和好的?”

此处仅她们两人,一些话她也就说得直接了些。

丛京愣了下,也没什么好隐瞒,说:“也没有为什么,念头突然萌生,就顺其自然了。”

“顺其自然。”栾玉说:“也就是,你和他说,他同意,就很顺利地和了。”

“嗯。”

栾玉了然,哦了声,又换了换靠着的姿势。

“认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他那么喜欢一个人呢。喜欢你好像有十多年了,很长情。”

栾玉静望前边,语气感叹:“以前你们关系不好的时候,刚断的那两年,他其实看着也挺洒脱的,好像不在意,可我看得出他放不下,还是想着你。我总以为,你们断了就是断了,再也不会和好。”

丛京说:“是。”

“羡慕你。”

“羡慕我什么?”

栾玉说:“有一段那么好的感情,那么爱你的人。”

丛京说:“也是磨合出来的,一开始也没那么好,弊端很多。后来大家都在变,都在改,才下定那个决心。”

“嗯,挺好的。”

栾玉又添了一句:“那时候我还以为自己有点机会呢,想着大家要是到年龄了找不到合适的人,或许可以将就一下。我条件也不差,其实当初还真找沈知聿说过。”

丛京好奇地朝她看去。

见她关心,栾玉又笑:“当然,他拒绝了,当时只说了一句,你觉得我们之间有可能么?真不近人情,那么好的关系也没点破例的。”

丛京还是头一回听到这些,她当然知道分开的那段时间沈知聿不可能完全没有追求者,但就是第一回从别人嘴里听到。

挺惊讶的,但也不知道说什么。

栾玉又递烟过来,问:“要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斯文败类言情 / 全本
斯文败类
狮子歌歌
变态vs疯子,天生一对坏种。高亮提示:攻心理变态,受性格扭曲,两人关系不平等,仇野x钟煦,控党慎入。HE。钟煦最后悔的,就是推开了地下室那道常年上锁的门。遍布各个角落的猩红摄像头指示灯,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之眼,密集的令他脊背发麻。“啊,真不乖。”后背传来一声轻巧的责备。钟煦不禁打了个冷战。他听到那个向来温柔的声音略带苦恼地说:“被发现了,怎么办呢?”……后来,他终于“得救”,所有人都在告诉他:“你
27万字一年以前
小蘑菇言情 / 连载
小蘑菇
一十四洲
安折是朵蘑菇,毕生使命就是养出一颗自己的孢子。有一天,他把孢子弄丢了。他满世界找了很久,终于在新闻上看到了眼熟的孢子。安折绝望地敲开了人类军方某位上校的家门。“先生,您好。您手下那项研究进行得好吗?研究完可不可以把我的儿子还给我?”上校一脸冷漠:“你的儿子?”“我生的QAQ”上校:“我养的。”“真的,先生,我亲生的QAQ”“再生一个我看看。”安折:“嘤。”[食用指南]1.孢子不是生子。2.废土科幻
48万字一年以前
跟乔爷撒个娇言情 / 连载
跟乔爷撒个娇
罗衣对雪
京城出了大新闻:乔爷守了十二年的小媳妇跑了,跑了!连儿子都不要了!一时间流言四起:听说是乔爷腹黑又高冷、婚后生活不和谐;听说是小媳妇和别人好上了;听说是儿子太丑。某天,小奶娃找到了...
1535万字5个月前
一婚还比一婚高言情 / 全本
一婚还比一婚高
晨雾的光
“真钰,我妈说房子已经装修得差不多了,让——让双方家长再见见面,看看——再添置些什么东西。”夏真钰听着手机里李巍有些结巴的声音暗自叹了口气。“我正在外面和丽丽吃饭呢,等会我过一趟吧。”说完不等对方再回答就挂了电话,看着坐在对面的高梅丽一脸无奈。“是不是他妈又要让你买什么东西了?他们家还有完没完了,就买了婚房再装个修,家电家具全是你家往里添的,再说了那房子还是婚前财产,怎么那么会算计啊?”高梅丽对于
63万字一年以前
将进酒言情 / 全本
将进酒
唐酒卿
【有修改提示皆是在解锁中】浪荡败类纨绔攻vs睚眦必报美人受。恶狗对疯犬。中博六州被拱手让于外敌,沈泽川受押入京,沦为人人痛打的落水狗。萧驰野闻着味来,不叫别人动手,自己将沈泽川一脚踹成了病秧子,谁知这病秧子回头一口,咬得他鲜血淋漓。两个人从此结下了大梁子,见面必撕咬。“命运要我一生都守在这里,可这并非是我抉择的那一条路。黄沙淹没了我的手足,我不想再臣服于虚无的命。圣旨救不了我的兵,朝廷喂不饱我的马
163万字一年以前
春莺啭言情 / 连载
春莺啭
海青拿天鹅
姚馥之出身士族大家,自幼习得出神入化的医术,在大漠偶遇左将军顾昀。顾昀出身京城勋贵顾氏,是开朝以来最年轻的列侯,与另一位闻名天下的美男子谢臻并称“东洲明珠西京玉”。朝廷征讨犯边的西羯,主帅病倒,顾昀听说附近的涂邑有良医,亲自赶往请医,却与年轻的女神医姚馥之刚见面就闹得不愉快。顾昀对姚馥之猜疑防备,却在相处中对她暗生钦慕。二人彼此暗生好感,却因故不得不分别,不久各自回京。姚馥之儿时青梅竹马的玩伴谢臻
51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