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小熊

60. 流泪的红痕难以遮掩

电话响了快一分钟才被接起:“有事?”

“回齐家,我有事和你说。”

路清涟把声音调到最大,随手丢到床上,开始忙自己的事情:“没空。”

如她所料,这句话落下之后,那边的声音突然拉大了几个度,就是隔了这么远的距离都觉得刺耳:“路清涟,你之前怎么答应我的!”

“原来你知道我姓路呢。”路清涟轻笑:“那你也应该有点自知之明,我不是你齐家人,没事就别来烦我。”

“还有。”她走到床头,居高临下地看着手机屏幕上那几个讽刺的字眼,语气不容拒绝:“订婚什么的你要是敢做,我就敢报警。

齐先生,都21世纪了,封建残余还是回地里待着吧。”

说完还没等那边反应过来,她就直接把电话挂了。

房间内没有开灯,小区里的路灯越过草木虚虚打在书桌上,零落的几片残叶遮盖了纸业上的只言片语。

路清涟看着被夜风吹乱的日记本,微不可闻地吐了口浊气。

她的心也不是石头做的,曾经年少的自己也想过放下自己的成见,放过齐永俊,也放过困在泥潭中的自己。

但事实总是喜欢笑着打人的脸,齐永俊做的每一件事都精准地踩在她的雷区上,让她没有见到妈妈最后一面,让她错过了和顾海棠一起度过的最后一段时光。

一切都是因为他,是他的做法才导致了现在这个局面。

不是她的错,不是她的错。

尘封在记忆中的孤寂趁虚而入,它渗透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就连血液也变得刺骨寒凉。

残破的废弃楼房,被磨破的手腕…因为害怕颤抖的身体,和身边熟悉的味道。

有人在耳边发出刺耳的嚎叫,模糊的呢喃渐渐有了实质的字句。

“阿清,不要怪我…我也是没办法了……”那个人是这么哀求她的。

她的手好温暖好温暖,即便它紧紧压在自己的脖颈上,带着决绝的恨意。

后来妈妈生病的时候,她一个人从首都赶回来,跑遍了羊城所有大小医院,最后也只能回到病床旁边,听妈妈一遍又一遍的呢喃:

“清涟,是妈妈害了你…是妈妈的错,你不要怪自己,走吧…”

那她究竟该怪谁?这一切都是谁的错?

暴雨在瞬时坠落,它裹挟着自由的夜风,穿透进无数个留有缝隙的夜色角落。

没有光亮的小房间里传出压抑的哭泣声,倚靠在书桌上被雨水打湿了的小熊孤零零坐在那,豆大的黑眼珠里映着床边蜷缩在一起的身影。

少女的背影逐渐和幼时那个在黑暗中摸索的身影叠在一起,随后逐渐变得清晰。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铃声突然在一片压抑中响起。

欢快的铃声唤回了钻入死角的思绪,路清涟翻盖看来电信息,顾海棠三个大字给她吓得连忙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

抬头看了一眼时间,才发现自己一哭就哭了大半个小时。

今晚单词有得少背几个了。她想。

“喂?”路清涟深深吐了口气,尽可能控制自己的声音,不让电话那头的少年现端倪。

“我在楼下。”顾海棠的声音透过电子传递过来,听着有些失真。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只要他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很多让人烦躁的事情都被隔绝在外。

路清涟知道顾海棠不爱说话,很多时候只是当一个如影随形的影子。但他是个没有否定句的影子,什么事情只要她开了口,他就会全心全意支持下去。

就像现在。

“顾海棠。”路清涟觉得自己快憋不住了,声音不自觉染了点哭腔:“我想去海边兜风。”

“好。”他回道。

想法是好的,但羊城市中心可没有海,只有湖和乡下的水洼。

顾海棠把手里装了热牛奶的袋子递给她,从小卖部那租了一辆自行车,两个人就靠着这辆已经不年轻的自行车把中心湖逛了三圈。

“你怎么突然就出现在我家楼下?”

年轻的少男少女并肩走在一起,两人乌黑的发丝在夜风的授意下轻轻缠绕。

近看是登对又养眼,但远看就会发现少女走路一上一下的,有种跛脚老人的美丽。

顾海棠看着前方忽明忽暗的路灯,脱口而出:“只是想你。”

这话一出,就是再老道的社会人士路清涟小姐都被惊得往后退了两步,从一个运筹帷幄的黑心商人变成了说话磕磕巴巴的小结巴:

她指着顾海棠,努力把话说全:“你,你你…你不是顾海棠,你是谁!”

她的小花竟然也是会说情话的吗?她还是两辈子加起来第一次听这种面对面的直球。

两人正好站在熄了火的路灯下,顾海棠单手扶着自行车,身体缓缓往路清涟的方向倾斜,另一只手用了些力气把她拉到自己面前。

一声微不可闻的声响,一个点到为止的触碰。

路清涟后知后觉地捂着自己的额头,瞪大眼睛对上波光潋滟的墨色瞳孔,一时间就连语言系统都宕了机。

不是她太过纯情了,是这种事以往的顾海棠从来都不会主动!

这厮长大后闷骚的要死,平常亲亲都是她打个头,后面全靠他发挥。

顾海棠见少女难得有呆愣愣的样子,轻轻笑出了声。

他的指腹划过路清涟的眼角,似有若无地叹了口气:

“不难过了。”

这个时候路清涟才知道,原来哭过的人即使声音雀跃,嘴角挂着笑意,也会因为眼角的泛红暴露所有的挣扎与掩饰。

毕竟有些东西总是不能被掩盖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新起点小说【xqdxs2.com】第一时间更新《谁动了我的小熊》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招惹偏执少年后其他 / 全本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33万字一年以前
替代品其他 / 连载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53万字一年以前
烈日与鱼其他 / 全本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67万字一年以前
完全控制其他 / 连载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56万字一年以前
私藏玫瑰其他 / 连载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54万字一年以前
入骨温柔其他 / 全本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31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