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厂黑月光心声泄露后

15.第15章

望月泽整个人都紧紧贴在了窗边,他无意识地咬紧了牙关,指尖死死陷进掌心,带出尖锐的痛感。

但是现在,只有这种疼痛才能让他心安。

许久,他方才沙哑着开口:“……没事。”

降谷零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在他身上落定,心说他这幅模样,和没事可差太远了。

他尽量将车开得平稳,直到在安全屋门口停下。

望月泽逃也似的下了车,扶着车门站了半晌,这才站直了身,双手插兜看过来:“我还有事,你先回去。”

他以为自己的语气十分冷静,但是从降谷零的角度看过去,他的眼角微微泛红,额头沁着汗,眼神都是飘忽的。

明明已经是强弩之末,却还要和自己说让自己先回去。

更何况,望月泽现在的状态,还能去做什么?

降谷零的眉头狠狠跳了跳,伸手不由分说地将他的手腕拉住:“你有什么事,一定要生病去做。”

【……去做?】

望月泽的大脑已经不甚清醒,只捕捉到了最后两个字。

他近乎迟钝地眨了眨眼,降谷零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

这么恐怖的吗?

降谷零的手很凉,覆在腕侧,让望月泽不自觉地战栗。

他垂下眼,默然跟着降谷零回到了屋里。

降谷零将人塞进了被子里,又拿过来一个电子体温计,就要往他额头上放。

望月泽勉强撑起身体:“我自己……”

降谷零一抬手就将人按住了:“躺好别动。”

……这都什么虎狼之词。

望月泽神色复杂,还是应声躺下了。

“38.5度。”降谷零看着上面的温度,眉头微蹙。

虽然不算太严重,但是望月泽的状态明显很糟糕。

“你身上有外伤?”降谷零怀疑。

“没有。”望月泽轻咳一声,整个人越发往床边缩去。

心口愈发地灼热起来,望月泽甚至有点不敢继续和降谷零对视了,只要多看一眼,就会忍不住地想要靠近。

心底的焦躁感叫嚣着要冲破胸口,也让他愈发想要伸手将人留住。

【这他妈到底什么猛药……】

【琴酒到底要这东西干什么?】

药膏的味道在空气中缭绕,挥之不去。

降谷零的眉头始终没有舒展开,他将早上出门前的药膏放在了望月泽手边,想了想又抓在了手里:“你这次受伤,多少也有我的缘故。我帮你吧。”

“啊?不是,不用……”望月泽拒绝的话音到了一半,背后的衣服已经被轻轻撩开了。

降谷零的动作很轻柔,望月泽却浑身都僵住了。

那药物的效果实在是太猛了,他浑身本就敏感地厉害,眼下明知道降谷零就在身后,手覆在他微热的背上……

天地良心,这真是太要命了,还不如让他烧晕过去。

望月泽闭了闭眼,猛地翻了个身。

再坐起来时,他的语气已经无比冷静了:“谢谢你,波本,但是不必了。”

望月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有多糟糕——

他的额发濡湿了,紧紧贴在额头上,薄唇泛着不正常的殷红,连眼角都带着惹人遐思的红晕。

偏偏眼神是冷的,冷得像是泾渭分明的一条线。

一瞬间,降谷零也冷静下来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新起点小说【xqdxs2.com】第一时间更新《酒厂黑月光心声泄露后》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云鬓楚腰其他 / 连载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37万字一年以前
当维修工的日子其他 / 连载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90万字一年以前
娘子金安其他 / 全本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92万字一年以前
只要你其他 / 连载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70万字一年以前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其他 / 连载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99万字一年以前
听说我喜欢你?其他 / 全本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41万字一年以前